坞坑新闻网

扶贫干部竟自费“众筹”买车 他们是些什么样的人?

2019-11-06 13:32:22 来源:坞坑新闻网

云贵高原的东南部是辽阔而灰暗的苗岭山脉。钱梨园河上游的清水河在群山中间流淌。贵州有一个极度贫困的县,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剑河县。据说这个县有一个村里的扶贫小组成员“集资”自费买车。真的吗?这有必要吗?他们是什么样的人?我们正在验证搜索结果。

正是在这次采访中,我们发现了一群最可爱的人。在我国广大的农村,有无数的人最可爱。为了农民、农业和农村,他们正在努力工作,并献出自己的力量。例如,那些坚守平台的乡村教师、坚持为农民看病的乡村医生、远道而来的教师、振兴乡村的公共志愿者……他们,无数扶贫团队成员和参与扶贫的基层干部,无疑属于最可爱的群体。

"为了顺利开展扶贫工作,每个人都一拍即合,集资买车。"

旅程比预期的要艰难,尽管贵州有句谚语“土地三英尺平”。

这座山到处都是山,水环绕着这座山。剑河在平地上很难找到。由于水电站的建设,剑河县几年前不得不整体搬迁,但全县找不到一块平坦的土地定居。经上级政府协调批准调整区划后,邻台台江县“借”了一个镇作为新县城。

剑河县已经过了高速公路,但是剑河到南邵镇的路不容易走,山路要花2.5个小时才能急转弯。从南哨镇开始,起伏的山路,如过山车,在山顶、山腰和山脚之间俯冲盘旋。有三个急转弯,你必须倒车才能通过。在中间,它也将穿过黎平县的村庄。经过3个小时的硬盘驱动器,我们终于到达翁洲村。

写的仍然是贵州省黔东南剑河县南哨镇翁佐村的贫困。

这是一个斜挂在山坡上的苗寨。它的房屋都是木制建筑,被选为“中国传统村落”。村子里忙碌的扶贫小组成员大多穿着草绿色迷彩服。外面的人可能对这些衣服很好奇,但在贵州的扶贫小组成员中,它们是“流行的衣服”。他们说一个优点是防尘,可以节省一些清洗时间并投入使用,另一个优点是满足工作要求。目前,消除贫困就像打一场战争。

迷彩服让我们闻到了强烈的战斗气氛。事实上,这个强大的敌人是限制村民生存的绝对贫困。脱贫时间定在今年年底的剑河县。这一年举行了两次认捐会议。每个乡镇都被设立为消除贫困的“战区”,每个村庄都有一个“消除贫困前沿指挥所”的牌子。

我们没看见那辆车,但事实证明“拼车”是真的。同一天,驻扎在该村的扶贫小组组长开车进城为搬到县城定居点的村民工作。全村共搬迁78户366人,其中大部分位于县城,少数位于凯里市定居点。搬迁是摆脱贫困的措施之一。

罗国志在村里已经呆了三年,在现有的扶贫小组成员中,他在村里呆的时间最长。他说,今年3月,为了充实扶贫力量,剑河县将每个村划分成网格,并从县政府机构派出人员担任网络成员。翁佐村增加了四个新成员,他和从镇政府派来的杨凤林共有六个人。杨凤林有一辆已经用于扶贫两年的汽车,但只有五个座位。

"为了顺利帮助穷人,每个人都一拍即合,集资买车。"杨凤林说,4月份,他们花了些时间来到凯里市的二手车市场,看中了一辆7座运动型多功能车。

翁佐村位于偏远地区。为了方便扶贫工作和旅游,扶贫小组成员“集资”购买二手车。

“老板出价32800元,我们希望能降价。当他听说我们习惯于摆脱贫困时,他欣然说我也来自农村。你做得很好,我减了2000元。我们说,你为什么不把200元的价格降到36,600元,这样我们六个人就可以平分了。交易达成了,我们每人支付了5100元。”杨凤林记忆犹新。

汽车本身购买了强制保险,六名持有驾照的人集资购买商业保险。镇附近有一个加油站。六个人过来加油。每次加300元,油箱基本上就能装满了。这六个人中,罗国志和杨凤林是职业经理人,没有汽车补贴。

"听到他们买车的消息后,我也深受感动."南邵镇党委书记潘升平心虚地说,“村里的工作确实需要汽车,但是乡镇政府很难派车。从购买汽车可以看出,他们的积极性和主动性确实很高。”他还透露,另一名村扶贫小组成员也集资购买了一辆二手车。

驻村扶贫小组成员不仅要面对交通不便,还要面对生活困难,甚至安全隐患。

目前,翁佐村的成员正在租用一栋苗族人家的木楼工作和生活。7月的一个晚上,扶贫干部刘明加班到晚上12点。在归档材料时,他发现柜门很难关上,并努力关上。第二天一早,当我打开柜门时,我发现柜门里有一条50-60厘米长的毒蛇。“当我想到这一点时,我很害怕。我的床在柜子旁边。后来,我不敢睡在那里,搬到了隔壁房间。”罗国志仍然很担心。

由于条件有限,他们只能住在这座木楼里。

写村之初,一些扶贫小组成员睡在地板上。

贫困的村民通常集中在偏远的山区,从吃饭、生活到旅游都有许多不便。有了这些扶贫团队成员,一个想法自然而然地出现在我们心中。他们真可爱。在困难的条件下,他们没有抱怨,没有退缩,没有付出代价,用尽一切办法解决和面对问题,并热情投入工作。

“妈妈,扶贫任务完成后,你会再来看我的。”

罗国志,贵州大学英俊的毕业生,艺术学院舞蹈专业。他出生在黔东南州首府凯里市。他被剑河县文光局录取,后来被送到翁洲村帮助穷人。

“村委会选举的第一天,我来了。我觉得这里很远很冷,我的手机没有信号,好像我已经和外面的世界失去了联系。在城市长大,我不习惯山村的环境,觉得有点酸。”

贵州被誉为“鲁生之乡”。踩芦笙是苗族最喜欢的民俗。然而,由于缺乏条件和组织,响亮、清晰、欢快的芦笙已经很久没有在翁洲村演奏了。有许多人出去工作,那些留在村子里的人很忙。他们缺乏公共交流,他们的心是分散的。

学习民间舞蹈时,他利用县文化局作为“新娘家庭”的优势,每年帮助村里申请一笔钱踩芦笙,平整场地。在“三八节”那天,那些留在村子里的人推开木门,带回家酿造的米酒和储存好的菜肴。扶贫小组成员和他们一起踏上了芦笙,每个人都很开心。

“每年一度的芦笙踏脚活动现在就像是我们村里的一个盛大文化节,它协调了村民之间的联系,提高了他们的幸福感,让他们了解了我们。每个人都像一个家庭,团结一致。"

扶贫小组成员正在从一个村庄到另一个村庄去了解人们的感受。

像罗国志一样,29岁的杨凤林也改变了他对扶贫的看法。“说实话,我在城里长大,从来没有遭受过这种苦难。起初我很激动,想辞职去做生意,但后来我明白了。既然我在这里,我必须做好我的工作。”

翁佐村也有一个天然的村庄,没有硬化的道路。20多名村民旅行有困难。他一直在四处寻找项目和资金,并修建了一条超过2公里长的新公路。他和其他团队成员赢得了一个价值超过20万元的扶贫项目,使寨门附近的28名村民能够使用安全的水。村里的手机信号有问题,他带头协调通讯公司建造信号塔……他组织村民搬家,开展养牛活动,并推动村里的改造。他在村子里的工作既辛苦又充实。

杨凤林的女朋友是这个镇上的幼儿园老师。在父母的催促下,他们原本计划今年10月订婚。然而,该县消除贫困运动的倒计时正在进行中。十月是最紧张的时候。为了不拖延扶贫这一关键任务,杨凤林要求将参与日期推迟到明年。“虽然我们在同一个乡镇工作,但由于路途遥远,我很难在假期休息。我一个月只能见一次面。我女朋友能理解我的工作。”

罗国志是独生子,他的家是凯里。“两年前,我告诉家人我将被送到一个偏远的村庄去帮助穷人。我的祖父母和父母都支持我。你必须尽力帮助这个村庄解决一些问题。他们总是这样教我。"

他的父母是国有木材公司的下岗工人。他们都去南哨镇出差,买卖木材。现在,国家出台了生态森林补偿政策,山上的森林得到了保护。他们一直想去村子里参观,但罗国志拒绝了。“旅程太远了;这个村子的条件如此之差,他们不想担心。普通电话和微信也带来好消息,但不是坏消息。摆脱贫困的任务很重,我们正忙于工作。很难有时间陪他们。”

扶贫小组成员正在帮助村民收割水稻。

当我们参观时,村民们正在清翠山腰部的金色梯田里收割水稻。田野里回荡着电动脱粒机的声音。罗国志轻声告诉我们:“我说,妈妈,扶贫任务完成后再来看我。”罗国志与家人“约好”明年春天插秧时邀请他们到村子里。

对于他们驻扎的村庄来说,绝大多数扶贫小组成员最初都是不熟悉的“村外人”。他们中相当多的人不是在农村长大的。他们让我们感觉可爱,因为当他们的脚被泥土的味道覆盖,他们的身体被稻花香所污染时,他们很快就爱上了他们脚下的土地并掌控了它。很快就爱上了这片土地上的人们,把他们当成了亲戚。

“爸爸,你什么时候再回家?”

在我们参观翁佐村的最后,我们度过了一个颠簸的夜晚。当我们回到南哨镇时,已经是晚上10: 30了,苗岭初秋很冷。进入镇办公楼,一楼昏暗的灯光下挂着一个高高的电子屏幕显示:

剑河县南哨战区

从2019年开始克服贫困

18时39分只有102天

走进办公室,附近挂着“反贫困边防指挥部”的牌子,灯亮着,没有座位。在负责扶贫工作的镇武装部部长龙峰的带领下,每个人都在整理扶贫物资。

让龙峰感动的是镇上扶贫工作站的站长杨童眼。扶贫工作站的工作紧张而艰苦,但杨童眼已经工作了四年。有一次,住在该县另一个偏远乡镇的一位母亲患有高血压,需要送往医院,但没有护送。他向龙凤请假,龙凤同意了——虽然有一项紧急任务必须在晚上12点前完成,而且只有具体负责这项工作的杨童眼最清楚。

正当龙凤正在组织人赶任务的时候,没想到,杨童眼的办公室晚上亮了。原来,就在同一天,他从镇上出发,赶到农村,把母亲送到县城办理住院手续,把母亲托付给亲戚,然后跑回镇上。“我不知道他那天是怎么来来回回的。从县城到家乡,单程也要花6个小时,把医院安排到位,还要坐2个小时的公交车回镇上……”

龙凤自己的“尴尬”也被潘升平“动摇”。去年年底,龙凤在办公室加班以帮助穷人。他6岁的儿子进来了。“爸爸,我妈妈要求你离婚。”龙凤回答说:“就说我很忙。”

龙凤知道他的妻子对他很生气。第二个孩子只有两个月大,他没有时间帮忙照顾它,因为消除贫困的任务很重。这家人在县城买了一栋房子,妻子不得不照顾孩子和装修。“她已经起草了离婚协议。我没有时间读它。”

外面的妻子也进来了,摊开她的姿势:“走!”

“我说过,如果我离婚,我必须征得镇党委书记的同意。你应该先去找秘书。”龙凤用他敏捷的智慧获得了智慧。也许这句话“吓坏了”他的妻子,她终于没有上楼去找了。

现在,夫妻关系已经缓和了。“房子前天终于装修好了。我妻子做的。我没有时间去看它。”龙凤,一个强壮的人,说到这一点时眼睛红红的。

不仅仅是翁佐村,不仅仅是南绍镇,还有剑河县,无数致力于消除贫困的工人都在努力奋斗。“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当我父亲出去的时候,3岁的孩子挥手告别,问了些问题——这是我们在剑河听到的家庭故事之一。

扶贫同志由于责任重、压力大、工作紧张,忽视了对家庭和自身的照顾。“每个家庭都有一本难读的书”已经是一个普遍现象他们中的一些人自嘲说,扶贫小组成员在国内“地位不高”。有些人对照顾别人的母亲感到内疚,但发现很难照顾自己的母亲。他们中的一些人说,“脚上有泥,身上有汗,眼睛里有泪。”根据贵州省扶贫办公室的信息,近年来已有72名干部落到扶贫的前沿。

翁洲村小学,教育扶贫的希望之地。

当然,他们中有一些人是不称职的,但是他们中的大多数人用实际行动用“大自我”来交换“自我”。在我们面前,他们没有说什么英雄的话,因为他们认为像他们这样的努力对于一线扶贫工作者来说太普遍了,不能说太多。当他们向我们倾诉心声时,他们坦率地说的不是“酸”和“苦”,而是“甜”,而是他们工作中的成就感和成就感。这正是我们对他们的喜爱。

2012年至2019年8月,贵州贫困人口从923万减少到155万,减贫人数居全国首位,贫困发生率从26.8%下降到4.3%,33个贫困县成功脱贫。剑河县的贫困人口从近8万下降到2.6万。翁州村的贫困人口从576人下降到248人。精确扶贫将于2013年开始,反贫困斗争将于2016年开始。"到2020年,贵州将彻底摆脱绝对贫困的标签!"这是贵州的誓言!

路过村子时,罗国志总是被村民挨家挨户邀请吃饭,如果碰巧是“米点”。"当他们认出我的作品时,我的心情就像山泉一样甜蜜。"他说,“当我真正融入这个村庄时,我非常高兴地看到村民们的幸福因为我们的工作而得到了提高。”

在过去的两年里,杨凤林已经记不起已经开放了多少条夜路和走了多少条山路。现在村里所有的村民基本上都认识他,他可以说出掌管自然村的所有贫困家庭的名字。他为自己为村民修建了道路和信号塔而自豪。“这是我一生中最大的荣誉。”

我们试图用笔记记录这些最可爱的人的某些方面。让更多的人接近并理解他们,他们将接近并理解与贫困的关键斗争和与绝对贫困的历史性斗争。

北京快3开奖结果

上一篇:新昌县城南乡中心小学请外教进课堂 拓宽学生国际视野
下一篇:惠州仲恺一男童走失,民警助其找到家人
编辑:

相关阅读

排行

最新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2008-2020 by 坞坑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