坞坑新闻网

无极3怎么弄工资·新时代地主:科技巨头们的“收租资本主义”

2020-01-11 09:50:41 来源:坞坑新闻网

无极3怎么弄工资·新时代地主:科技巨头们的“收租资本主义”

无极3怎么弄工资,时代变了。科技巨头已经不仅限于向用户兜售硬件产品,而更希望在用户解锁各种数字虚拟产品中赚取成倍的利润。

美国科技新媒体OneZero日前在一篇文章中,直接把这样的时代称之为“收租资本主义”的到来,即用户只是“被授权使用”科技巨头所提供的数字虚拟产品,而非真正拥有它。这就像租客承租了房东的屋子,只有使用权而没有所有权一样。

在这样的新时代,用户要享受科技带来的便利,就要听从科技巨头的安排。

科技巨头希望用户付费使用,用户就不得不付费;科技巨头希望用户免费使用,用户虽然直接登录即可,但不得不让渡他们在使用中产生的数据流,即作为另一种形式的授权使用费。

收租资本主义语境下的租金

收租资本主义,听起来比较抽象。其实就是科技巨头向用户收取各种名目的订阅费。

举个例子。苹果公司在上个月高调宣布“All In服务”,密集推出订阅服务项目Apple TV+和Apple News+,加上之前的Apple Music和iCloud,苹果公司将虚拟产品像硬件产品一样,明码标价起来。

看视频、听歌曲、浏览新闻、存储信息,这一系列在数字经济社会稀疏平常的生活内容,用户只要通过苹果的设备,就可能被收取“订阅费”,或者是OneZero作者Jathan Sadowski所称之为的“授权费”,也就是互联网语境下的租金。

苹果作为行业的风向标,在下调硬件产品价格与增设虚拟产品价格的这波操作中,无比明确的告诉世界:欢迎更多人来苹果的地盘享受便利生活;但是在苹果的地盘,就要听苹果的话——上交租金。

苹果的服务业务(销售虚拟产品)是目前仅次于iPhone(销售硬件产品)之后的第二大收入来源;在iPhone销量式微的背景下,未来服务收入对苹果总收入的占比要继续提升,在2021财年首次达到20%,并于2023财年达到23%。

当然,苹果所演绎的“收租资本主义”在当下绝不是个案。打开手机,无数的APP都是在这样的指导思想下和用户构建着市场关系。

流媒体视频网站奈飞、流媒体音乐平台Spotify更是依靠着用户每月的订阅费,或所谓的租金,获得了巨额的营收。此外从这一角度上看,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二者对苹果APP商店30%的交易抽成咬牙切齿。毕竟,作为地主的苹果公司,怎么能忍受“二房东”自己收租却分文不上交的现实呢?

除了钱 用户数据也可以交租

Sadowski在文章中写到,当用户购买一个智能设备后,该设备不仅属于用户,同时也属于制造该设备的科技公司。

举个例子。智能家居发展得如火如荼。从前仅仅是物理单品的家居产品,现在或多或少都被智能升级,添加上物联网的技术。

毋庸置疑,智能的家居产品更加便利生活。但Sadowski也提醒,这些可能比你自己都更了解你自己的智能设备,使用中伴随着互联网的接入以及定期的软件更新,其实就是不断拉近线下的用户与线上的科技公司之间的距离,而这之间流动的则是用户的数据。

上面提到的租金,在互联网语境下,不仅可以是冠以“订阅费”之名向用户收取费用,还可以是用户在使用科技产品中留存下的个人数据。换句话中,在免费的互联网产品中,用户通过向科技公司源源不断的提供自己产生的数据流,而换取到更便利的生活与更持久的接入。这更可以理解为用户以另一种形式上交的租金。

Facebook这样玩儿过,但超出了底线。去年轰动一时的“剑桥数据门”,让扎克伯格不得不在欧美议会面临立法者针对Facebook售卖用户数据的严厉质询。

科技巨头在海量数据的喂养下,现在慢慢从预测用户行为向操纵用户行为转变;而对用户的操控逐渐成为科技巨头更骄傲的产品,从而以最高价格在市场被卖出。

Sadowski在文章中写道,用户与科技巨头,亦或租客与房东,前者为后者提供源源不断收入的同时,也更加巩固了后者作为数字经济社会关键先生的地位。

他进一步指出,科技巨头保留住了互联网时代中宝贵的虚拟产品所有权与数据所有权,并通过不断将自己融入用户与社会生活、用户与经济交易之间,形成完美的商业闭环,从而创造了不断榨取其中利润的可能。

本文来自华尔街见闻

褐源门户网站

上一篇:30架日本战机加满劣质汽油后起飞 40分钟摔了18架 24名飞行员殒命
下一篇:淄博市与中科院广州能源研究所签订战略合作协议
编辑:

相关阅读

排行

最新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2008-2020 by 坞坑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